????马车在角门边停下——这也是她吩咐的,不想惊动闵老太太。

????闵三太太的亲信包嬷嬷已经在角门边等,见到人,满脸堆笑,“老奴见过九姑奶奶。”

????“天气这么热,包嬷嬷辛苦了。”

????“不辛苦,这是老奴应该做的。”

????唉呦,当初九姑奶奶嫁给苏小将军,那可是人人怜,大好年华捧着牌位成亲,生母程姨娘都不知道哭晕了几次,一入高门深似海,再也没有回来过,可谁知道九姑奶奶这么好命,苏小将军不但没死,还立了大功,被封为I品车骑将军,那九姑奶奶是谁,就是一品夫人了啊。

????闵老太太花了二十万两银子,大房少爷闵健也不过在衙门当个上不了台面的闲差,可九奶奶转眼就是一品夫人,自然得多多巴结巴结。

????闵天雪跨过门槛,这是她第一次到闵家,可她知道要往左,三房的院子在西边。

????秋月忙跟上,把伞打起来,这六月的天气,不小心点就会中暑,出门时齐嬷嬷就吩咐了,小心点,不要晒到小姐。

????走了一段路,闵天雪抬头看了月洞门上的题字:宗华院。

????到了。

????穿过垂花门,踏上石子路,沿着院墙而种的枣红色紫薇花已然盛开,大红色的凌霄花从抄手游廊上垂落,在蓝天的衬托下,花朵更红,绿叶更绿,说不出的可喜,几棵大树下筛落树影阳光,闵天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,一阵熟悉。

????对的,熟悉。

????树下的秋千随着风吹晃啊晃的,她很惊喜,那秋千居然还在。

????包嬷嬷奇怪,“九姑奶奶?”

????闵天雪敛敛心神,“没事,便是看到那秋千有点想念。”

????“是啊。”包嬷嬷陪笑,“几位姑奶奶最爱那秋千了,尤其是夏天晚上,总是轮流在那里玩。”

????一般人家嫡庶子哪会一起玩,就闵家三房这样吧,因为闵老太太极度偏心,人房跟二房的极度打压,所以三房的孩子一向紧紧抱在一起,闵五娘,闵七娘,m—娘没有嫡女的气焰,然后闵九娘跟闵学功,闵学怀,闵学聪也不觉得自己就低人'等了,虽然闵老太太总是有意无意苛扣三房用度,但她敢说,三房可活得比大房跟二房还开心。

????第4章(1)

????闵天雪才跨过门滥,一个微胖妇人已冲到面前,神情激动,“九姑奶奶,姑奶奶身子可好?这,睡得可好?”

????闵天雪内心一阵温暖,握起那微胖妇人的手,温言道:“程姨娘,我很好。”

????“那就好了。”程姨娘眼眶一红,“见到姑奶奶身体康健,奴婢比什么都高兴。”

????程姨娘想起什么似的,连忙转身告罪,“请老爷,太太恕奴婢无礼,奴婢见到姑奶奶一时高兴,回去一定好好反省。”

????闵三太太笑说:“这也怪不得你。”

????她本就不是气量狭小的人,三房在闵家已经艰难,要是她们几个女人再内斗,那真不用活了,退后一步说,九娘现在可是一品将军夫人,她这嫡母无论如何是要给程姨娘几分面子的。

????于是她对程姨娘跟赵姨娘说:“姑奶奶难得回来一趟,就不用拘礼,都坐下吧。”

????闵天雪见过父亲,母亲后,在下首坐下,包嬷嬷很快奉上茶水点心,便又退下了。

????闵三老爷见到女儿,意外是意外,但也十分高兴——这几个月过得可真舒服,人人知道他是车骑将军的岳父,奉承讨好是免不了,就连嫡母跟两个嫡兄对他的态度都好了不少。

????“车骑将军伤势如何了?”

????闵天雪没想到闵三老爷一问就问这个,呆了一会才说:“自然是慢慢恢复中。”

????对耶,她都没打听丈夫的状况。

????想想自己也太没良心了,好歹也是名义上的四少夫人,可她这几个月都在想发财计,从没想过丈夫的平安。

????虽然说三年后就要下堂,但她之所以能拿到一万两,之所以能买到狄马侯府老夫人的嫁妆铺子,不都是因为他吗?

????闵天雪在内心默默责备了自己一下,又想,等明天一定上佛寺去替他祈求一下,然后以他的名义施粥,做做好事,别的不说,现在的好日子都靠四少夫人的名头,光是这点就要感激。

????“那就好。”闵三老爷十分开心,“女婿是我东瑞国的栋梁之材,能平安归来实在是万幸,西夷善战,我们东瑞虽然有镇西将军驻守,但打起仗来终究是耗损国力,死伤无数,现在抓了西夷大皇子,那可是西夷王最宠爱的儿子,逼得西夷王现在不敢有动静,西边征战数年,将士们总算可以喘一口气了,现在出去说起苏子卿将军,谁不伸出大拇指,身为岳父,我真是与有荣焉。”

????什么,她的夫君这样厉害吗?

????她只知道他活着回来,还立了大功,没想到那功劳居然是抓了西夷大皇子?到底怎么办到的,镇西将军府的护院那是多到连麻雀都飞不进来,他竟能进入大皇子府?西夷皇子府的警备肯定比镇西将军府还严格啊。

????她一直误会他只是官二代,对他也不感兴趣,今天真是被他惊吓了一回。

????“想想,这可比说书的还厉害。”闵三老爷兴致盎然,“被前锋出卖,百人小队不是死就是被俘虏,女婿自然也一样,西夷的大牢是什么地方,那可是重重枷锁,重重护卫的地方,没想到他竟能脱逃,聪敏机警,缺一不可,而脱逃后不是回东瑞,是找到那叛将先替同袍报仇,然后想办法抓人质,大丈夫应如是!九娘啊,女婿可是身无分文的在西夷过了近两年,只要回东瑞,便能当回他的小将军,可是没想到他选择干大事,哎,真不愧是镇西将军府出来的人,真是我东瑞国的栋梁。”

????哇,这真的比说书还厉害。

????从牢里逃了?西夷人抓到镇西小将军不等于捡到大宝,只怕是最严厉的看管吧,这样也能逃?厉害!

????杀叛将替同袍报仇,帅!抓西夷大皇子,更帅!真的就跟闵三老爷说的一样,是干大事的人,这种人应该可以称为英雄了吧,虽然说没有夫妻缘分,但有机会还是想见见他,这样的人很了不起。

????然后她又忍不住奇怪,苏夫人那种势利眼怎么生得出苏子卿这种胸怀大义的人?果然是歹竹出好笋吗?

????“爹之前一直担心你嫁过去会过得不好,现在总算放了心,两年虽然不短,好歹你年纪也不大,以后好好侍奉苏小将军,要举案齐眉,相敬如宾。”闵三老爷叹口气,“爹也知道把你嫁过去是委屈你了,不过爹也没办法,希望你不要怪爹。”

????“我明白的。”闵天雪顿了顿,才道:“爹,今日过来,是有件事情要跟爹爹母亲商量。”

????闵三老爷跟闵三太太互看一眼,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不解的神情,于是由闵三老爷清清嗓子,“既然有事,那就说吧。”

????闵天雪早想好说法,当然不能说银钱来自三年下堂的约定,古代人听到不跳起来才怪,“夫君醒来后知道女儿早先两年就过门,对我很过意不去,于是派人送了一笔银子过来,女儿置办了几间铺子,每个月租金有一百两银子——”

????赵姨娘大惊,“一百两银子?”她的月银也才一两银子而已,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,马上又想起场合不对,自己怎么能打断九姑奶奶的话,连忙低下头,“是奴婢失礼,还请姑奶奶不要见怪。”

????闵三老爷跟闵三太太也没说什么,因为两人心里也都是一阵惊讶。

????闵家的规矩,老爷月银十两,太太月银七两,少爷月银五两,小姐月银三两,姨娘跟大丫头都是月银一两,三房亦然,但想当然耳,闵老太太肯定有偷偷补贴大房跟二房,不然那两房的老爷能日日上酒楼,少爷们能到采香湖租花船游玩?

章节目录

一品妙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小说看看网只为原作者简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薰并收藏一品妙妻最新章节